Poplar—月歌是命

「我走得很慢,但我不会后退。」

【始驱亲情向】甜甜圈

某天跑到驱房间和驱一起吃甜甜圈的始xd

是看到这个http://greposi.lofter.com/post/1e52f788_12ca00dfc后想要摸鱼的!!!!!!

文中提到的上次事情是https://media.weibo.cn/article?id=2309404136392279087589&luicode=20000174&jumpfrom=weibocom,微博上的翻译,看完之后萌出一身血xxxd


以下是文↓


––––––––––––––––


  

  

  【宿舍门传来了敲门声,只有两人是off日的今天让驱立刻反应过来敲门的谁】

  

  驱「啊,始桑!」

  

  【始从身后拿出了两袋标有某家很受欢迎的甜甜圈店铺商标的牛皮纸袋,脸上少有地带着些许微笑看着驱】

  

  始「要一起吃吗?算是上次的谢礼。」

  驱「甜…甜甜圈!!啊啊谢谢始桑!!!!!!!!!!!!!!!」

  

  【驱自然知道始指的是关于被大家抛下而他留下来陪无聊的始一起打发时间的事,激动的满脸通红用超大分贝的嗓门喊了出声。】

   

  始「……小声一点,驱。」

  驱「啊……是!(超小声)」

  始「……噗。」

  驱「!!(啊笑了!)」

  始「咳,总之……先让我进去吧?」

  

  -------

  

  

  【驱满脸堆着欣喜,从牛皮纸袋小心翼翼地拿出还热乎着的甜甜圈,上面涂满了橙色的橘皮果酱,放了不少的稀碎糖果,捏在手里分量足也非常诱人。】

  

  

  驱「我开动了!」

  始「我开动了。」

  

  【一口咬下去,驱发出感叹的声音,甜腻的果酱和面包粗糙纤维完美融合。】

  

  驱「超好吃----!!是吧始桑!!!」

  

  【驱把他那双大眼睛似乎要瞪出星星来对准始,pulingpuling地发射小星星,在始点点头说出的确之后笑的更开心了】

  

  始「为什么笑得这么开心?」

  驱「因为能吃到始桑给我买的甜甜圈还能和始桑一起吃真的很开心啊」

  始「为什么是和我一起?」

  

  【驱偏着脑袋思考了片刻,咽下一口甜甜圈搬着手指头准备数】

  

  驱「因为始桑很忙都没什么时间能这样独处,始桑也很少吃甜食,始桑喝的咖啡我和恋都喝不下,因为好苦啊」

  

  【始有点愣住了,平常没有注意到的这些,甚至在路过甜品店想给驱买吃的这些对他来说不足挂齿的举手之劳在他们这些后辈的眼里是如此弥足珍惜。

  

  以前春常说大家都很乖都很善解人意,所以自己是不是就忽略了对他们这样的关怀或者说是互动呢?

  

  因为孩子们都很乖,不会提任性的要求,所以他也选择了忙碌于工作。

  

  这和那些不称职的父母有什么两样呢。】

  

  驱「始桑?」

  始「…………啊,没什么,甜甜圈,好吃吗?」

  驱「嗯!超好吃的哦!」

  始「嗯……那就好。(笑)」

  驱「今天始桑心情好像很好呢。」

  始「会…吗」

  驱「嗯!一直在笑噢!平常都是超级低气压的可怕!」

  始「我是那样吗……抱歉,给你们留下了不好的回忆了。」

  驱「没有没有!即使是这样大家还是很喜欢始桑的(ง •̀_•́)ง!!」

  始「……谢谢。」

  驱「嘿嘿嘿(>﹏  

  【橘皮果酱味的甜甜圈很好吃,真的很好吃,给自己买甜甜圈的始桑,是大家最尊敬最喜欢的人,真的是这样。】

  

  【要是一直这样下去,就真的太好了。】

  

  


跑到驱房间里和驱一起吃甜甜圈的始quqq
哦天哪我真的好爱

生日快乐啊啊啊啊啊隼宝贝––––!!!
我最爱的隼大人生日快乐!!!!!!
在新的一岁里也请一起喊hajime love吧!!!

生贺图是几分钟速涂的很丑quq等我明天再好好弄一个!

我爬墙了我恋爱了!!!!!】
我不爱睦月始了我和师走驱私奔了!!!
小驱真的好可爱啊呜呜呜呜呜长大了长大了啊来自亲妈的哭嚎
他怎么能这么可爱quqqq我爬墙了!!!!!!!

【全员】乌托里巴邦的世界树⑴

※黑组全员性转魔女设定※
※魔幻架空世界观※
※白组依旧男体※
  
  
  
  Chapter one
  
  
    
   金发的少女骑着自己的魔法扫把在世界树内最为庞大而且也是人流量最广的商业街内疯狂穿梭,一边还念叨着快迟到了的话语,一脸惊慌的模样。
  
  “啊,刚才那个不是黑魔女协会的驱小姐吗!” 被扫把尾气扫过的路人整理好乱了的发型看向了那绝尘而去的金色双马尾女孩,惊讶道。
  
  “欸!是驱小姐吗!你运气也太好了吧?!话说…这么赶是要去开会吗?” 一边的友人转过头来诧异地看着他。
  
  “让一下让一下——!喂!驱你太快了啊啊啊——!” 在两人还看着驱渐行渐远的身影时另一个略微聒噪的少女音也从身后传来。
  
  “这个声音是……”
  “黑魔女协会的恋大人——!!!”
  
  作为如月恋痴汉的一位小哥顿时满面红光一脸惊喜,在还没反应过来时突然被身后的龙族大妈的尾巴一扫,迎着如月恋冲撞的动作撞上。
  
  “呜哇啊啊!”
  “啊啊啊——!”
  
  一声巨响,商业街的游客都把目光投来,看到的便是一位粉色长发的魔女和普通的精灵族路人撞在一起的场面。
  
  “啊真是的…”
  
  恋扶着有些疼痛的脑袋站起,抬手召唤来了自己的魔法扫把,脸上的表情略有些不满。
  
  “对对对不起恋大人!我我我是被绊倒了才…!”路人面对自家爱豆紧张的舌头都有些打结,双手合十作抱歉状。
  
  “既然是被绊倒的就还真不好说什么了,我现在要去参加会议……啊啊啊要迟到了啊!!!!”恋看着这位男性态度诚恳也不计较什么,弹开了衣服上落下的灰尘才意识到接下来要迟到了。
  
  
  接着坐上扫把便是一顿猛冲。
  
  
  —
  
  
  
  “哈啊……哈啊……”恋气喘吁吁地站在彩色琉璃门前方,背上的汗水沾湿了衣裙粘在背上。
  
  一想到黑魔女协会的堆长那令人害怕的手劲和强大的威压不仅吓得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带着黑色手套的手有些颤抖的附上面前的水晶门把手。
  
  “恋?怎么还在外面站着?快进来啊。”谁料想到里面的驱率先打开了门,硬是把慌张的恋拖了进来。
  
  “哈哈,应该是怕始的铁爪功吧。” 坐在圆桌边,笑得如沐春风的魔女弥生春小姐如此说道,看了眼威风凛凛抱臂环胸人称黑女王的魔女——睦月始。
  
  “……春。”“是是,我们还是先开始吧?毕竟恋这次没有吃到那——么久呢。” 收获到自家队长不满的情绪,春只能笑着让恋坐下。
  

  “果然春桑只听始桑一个人的话呢,葵。”一边玩弄着自己眼罩的卯月新一边压低了嗓音对着不远处青梅竹马的皋月葵小声说。
  
  “话不能这么说啊,新,始桑的权威和能力都在春桑之上,所以春桑才会这么听始桑的话吧。” 皋月葵回答道,毕竟他们才组建成魔女协会两个月之久,互相彼此都了解不够。
  
  “是吗……既然葵这么说了。”新点了点头,打了个哈欠后撑头准备听队长大人开始阐述今天的事 。
  
  
  —
  
  
  “就是这样。”
  
  当始说完后,所有人均陷入了沉默之中。
  
  在这个世界树里住着各式各样的种族,大家都安分守己,相处为乐,百年来并没有任何纠纷。
  
  但是从某天开始,精灵和恶魔两族突然开始联手攻击周围普通的兽族和龙族,身为中介旁观者,维持着这世界秩序的黑魔女协会自然不能坐以待毙。
  
  但是要单独对抗实力强悍而且暴躁不堪的精灵和恶魔,即使是联合兽龙两族还是有些吃力。
  
  “果然还是要去谈和比较好吗?毕竟不能伤及无辜啊。”葵皱眉,对始提出了自己的见解。
  
  始点点头,眼中有着一丝犹疑“战争会带来灾难,这是谁都不想看到的局面……”
  
  “可是!精灵和恶魔怎么可能是那么轻易妥协的种族啊。”驱大声道。
  
  圆桌边上的诸位都陷入了沉思,驱的话的确没有错误。
  
  阳光从彩色琉璃窗撒进来,折射成五彩斑斓的色彩,灰尘颗粒在这样的照耀下更是无所遁形。
  
  “那如果,联合所有种族,对他们进行警告呢?”
  
  春开口,顿时收到了几人齐刷刷投来的赞成的目光。
  
  
  ——
  
  
  
  负责血族这类阴晴不定的生物的是年纪稍长的魔女始和春。
  
  “但是……谁能解释一下为什么作为白巫师你会在这里。”
  
  始皱着眉头,看向面前身着白色长袍在远处活生生就像一块没上色白点的但还是嬉皮笑脸的巫师霜月隼。
  
  “那当然是来见我们的女王大人啦☆没想到我们思考的都是一样呢始~这就是缘分吧!”隼兴奋地转了个圈,对着比他矮了半个头依旧气势不减的黑国王发射出了一波波的小心心。
  
  “好了好了,隼,你别凑热闹了,始还有工作要做啊。”站在一旁和春谈天的海才发现始现在如此尴尬的处境,一把拉过隼扯到了自己身边。
  
  “还是这么热情啊,隼,明明是竞争对手呢。”春无奈笑笑。
  
  ——
  
  
  “这个味道是……阳还有夜。”新双手插兜和葵一起站在狼族理事中心的大门口,忽然发现空气里多了一丝熟悉的气味。
  
  “阳和夜?!他们可是我们的竞争对手啊。”葵惊愕道。
  
  “啊…葵就放心吧,他们好像只是确认一下到底是不是我们,没有敌意的。”新看出了葵的尴尬,解释道。
  
  “啊,难道葵酱就这么害怕我们吗?”
  
  这么说着,叶月阳从草丛里钻了出来,梳顺了自己红色头发,带着明显的调侃意味道。
  
  “啊不是害怕…我们可是竞争对手啊,这样的相处模式不是很奇怪吗?”
  
  “葵会觉得很奇怪吗?”夜也随着阳的动作从草丛内出来,听见魔女小姐的话愣了一瞬后开口问道。
  
  “安心安心,葵总是操心太多。”新上前拍拍葵的肩膀,转过头看向巨大的狼族理事中心。
  
  “你们也是被队长叫到这里来的?”
  “嗯,是的。”
  
  “那么…”
  “开始吧。”
  
  面对夜的问题葵点点头,整理好衣裙给自己鼓足了气准备叩响大门。
  
  
  ——
  
  
   “呜哇——不愧是天使一族,真漂亮啊💞”
  
  把巫师帽拉开一角,驱看着里面张开翅膀来来往往圣洁无比的天使和那座极度美丽的水晶城堡惊叹道,因为兴奋脸蛋变得红扑扑的。
  
  “是啊!真漂亮啊…”
  
  恋赞成道。
  
  “要是我们死气沉沉的魔女协会也有这么神圣就好了啊。”“想太多想太多啊驱!我们魔女本来就是这样阴沉沉的存在。”
  
  “啊…恋和驱。”
  “啊真的!恋—!驱—!”
  
  “郁!泪!”
  “啊真的是你们啊!你们居然也被叫到这里来了啊!”
  
   一身白衣的泪还有郁匆匆跑来,看到许久不见的好友几人脸上都是一副喜闻乐见的欢快表情。
  
  “说起来,你们换新制服了啊?”郁看见驱身上崭新的黑色蕾丝莲蓬短裙,问道。
  
  魔女协会并不是什么缺钱的地方,但换制服却并不是一件常见的事情,对于魔女来说,服装有极大的要求,抗魔性和护甲力都是必不可少的,况且是世界树里最负盛名的魔女协会。
  
   “啊是啊,这个是始桑和葵桑一起做的!”
  “诶…真羡慕啊,我们家的队长只会吃喝玩乐但是能力却还是最强的……”
  
  几人围在门口七嘴八舌地吐槽自家前辈,那表情可谓丰富多彩,天族首领看着门外吵闹的四位孩子皱起了眉。
  
  “……不是说好要来拜访我们的吗,怎么……自己开始聊天了?”
  
  
  Tbc.

【黑组全员】当始与恋互换了身体①

  
※是一篇短小的文※
※有后续!※
※太久没更新了我对不起你们※
  
       Ⅰ
  
  
  “…” 
  
  睦月始醒来的时候看见的并不是熟悉的天花板,虽然格局一样但还是有不同点的宿舍。
  
  这里,好像是恋的房间?
  
  从床铺上坐起来看见的那些摆设的的确确就是恋的房间没有错了。
  
  “恋——!你起床了吗!”
  
  当始还在思索自己为什么会在恋的房间时驱已经推门而入,金灿灿的少年一如既往地笑嘻嘻。
  
  怎么回事…感觉驱一夜之间突然长高了不少?
  
  “驱…你长高了?”
  
  刚出口睦月始就惊讶地发现了,自己的声音…并不对劲,就连驱也云里雾里的。
  
  饶是聪明如睦月始,现在也明白了到底是什么回事,但是一时间还是无法那么快的接受这个事实。
  
  他似乎,变成了恋。
  
  

    
  “恋…你这是……?”
  “hahahahahahajime桑??!!!”
  
  
  
  
   两人都没反应过来时,“始”已经一脸惊恐地喊着“hajime桑”只穿着睡衣跑了过来,一头乱糟糟的头发一看就是才刚起床。
  
  接着驱看见了“恋”一声没吭特别ooc地皱起了眉。
  

    
  “诶诶诶诶诶诶————!”
  
  
  
   当“始”一脸乖乖巧巧地双手放在膝盖坐在沙发上,“恋”抱臂环胸倚靠在沙发上闭着眼的时候,所有成员都明白了这到底是个怎么回事。
  
  
  “所……所以现在,恋是始桑,始桑是恋没错了吧?” 葵拿捏着措辞,有些犹豫地说道。
  
  
  恋赞同的睁着那双仿佛是他自己本体
  的大眼睛,用力地点了点头。
  
  
  “呜哇……”
  “不是一般的……”
  “视觉暴力。”
  
  
   “喂喂新!什么视觉暴力啊!” 恋抗议般地站起身来,双手握拳放在身侧朝着一旁啧啧摇头的新吼了一声。
  
  “恋。”
  
  坐在沙发上的始顶着恋那张娃娃脸,压低了嗓音声线平和一脸阴沉。
 
   
  “安定一点。”
 
  
 
   “呜哇……”
  “不是一般的…”
  “帅气啊!!”
  “不愧是始桑,顶着粉红脑袋的脸都有着一股王者气息啊。”
  
  
  始感觉到口袋中手机的震动,拿出口袋里的刚才从自己房间里找到的紫色手机,开屏一看正是今日还有一些工作在外的春打来的电话,迎着队员们投来的紧张的目光始按下了接通键。
  
  
  
  “春,你现在有空吗。”
  
  
  电话那头安静了半晌,始黑着脸也无法接受现在自己这口奶声奶气的娃娃音。
  

    
  “……恋……?”
  
  
  
  春有些惊异地问道,始即使没有看见电话那头春的脸但也能想象到那个眼睛笨蛋现在是个什么反应。
  
  
  “是我,应该是隼的原因吧?我和恋互换了身体。”
  
  
  “——!”正在工作的某位队长打了个喷嚏。
  
  
  “欸……”春听着始用恋那一口娃娃音故作低沉的样子忍不住自行想象了一下一个王者气息足够的恋在沙发上坐着而另外一个身材高大的始慌慌张张的模样差点笑出了声。
  
  
  “你没有被吓到吗?”始挑眉问道 。
  
  “哈哈,大概是被隼同化了?”
  
   “真敢说啊。”
  
  四位成员看着两位你来我往一人一句而且用的还是恋的声音和脸。
  
  “梦想成真了啊恋,想要成为始桑那样帅气的人。” 驱小声笑道。
  
  “那也是我在那具身体里的时候啊!”
  
  
  
  
  
   Tbc.
  
  
    

是送给 @暗夜中紫燈耀 的文 嘘 的图xdd!
嘘里面的春妈妈真的太让我心疼了💦💦我真的好喜欢太太文里写的春妈妈嘤嘤嘤!请善待他🙏🙏🙏

海隼 心之所向 便有你在 下

下篇出来了你们都去看啊这个太太真的很棒啊啊啊!!!

墨綾:

完結撒花╰(*´︶`*)╯♡


設定走上篇,就不放連結了(懶


@Poplar—月歌是命
謝謝你喜歡我的上篇(#/。\#)
希望這個結局你會喜歡


大概通篇都是甜甜膩膩的狗糧
寫得我整個都要喊一聲汪。(#


正文開始!


04


說是養病,但其實隼在期間閒得發慌。畢竟春警戒自己不能再胡來也不許去阻止妖怪,否則就不幫自己買了喜歡的紅茶。雖然那個紅茶才是真正的原因,不過在隼看來,春的話語倒也不是真的沒有道理。胡來了這麼久,身體早在跟自己抗議了,不僅力量減弱,甚至連維持人形都開始吃力了起來。只是隼真的悶得慌,索性跑到街上四處晃晃。


為了避開海而幻化做一名青年的隼,在市集中走走停停,有時見到沒看過的東西便多看了幾眼。不過市集人多,不小心撞到人也是常見,就是傷口有點發疼。但上了興致的隼,倒也不在意的繼續自己的挖寶路程。


而在這時,隼在攤位上看到了一個熟悉的物品。那是一條精緻的手帕,底色為深邃的藍,而上面有著貝殼以及雪花的圖案。這條手帕海曾經贈與自己,還為那手帕繡了一個帆船花樣,他記得海曾經說過……


『下次別用手擦了,這個給你。這個手帕雖然是我們的特產,但我有請人幫忙在上面繡上帆船!這樣就不會搞混了!』


海那時的笑容,特別燦爛又特別好看,就像陽光似的照進心裡的一抹深處,特別讓人著迷。


「這位客官真有眼光,這可是我們國的特產,那花式啊是皇帝在幼年時跟繡娘推薦,才會有現在的手帕花式呢!」攤位的老闆一語,讓隼有點迷糊了。


「您剛剛說這是海……皇帝幼年時推薦的?」
「是啊,繡娘見這款式精緻又好看,便同意了皇帝的推薦。之後因為它高雅又不失精緻,所以逐漸變成我們特別推薦的商品呢!」老闆見狀趕緊認真的向隼解釋著,隼聽完解釋後,便向老闆買了一條並要求老闆幫自己繡一個冰晶在上面。


『海真的是……羅曼蒂克呢。』


05


午後的時光總是特別適合散步,海心想。已經沒什麼事情的海今天也不意外的繼續尋找著隼。本來是打算去森林再試試看能不能有什麼新線索的海,走著走著倒是往市集的方向走去了。


不過海也沒什麼多想,大概是因為以前幼年時期在找隼的時候都是靠直覺反應去找到人,讓海也不打算折返回去。


走在市集的海,因為經常幫助百姓的緣故,對於海的好奇,那些攤販倒也挺和藹地向海一一解釋。


看著一個又一個熟悉的面孔,偶爾出現的新奇事物,海感到有些嘆息。駐足在繡品攤位,拿起手帕的海倒是有些出神。這款式是自己小時候特別為了隼思考許久才有的,當時繡娘給了自己第一條手帕時,自己還央求繡娘幫忙繡一個帆船在上面,之後也把那條手帕贈與給隼。小時候的回憶在看著手帕時,一一湧上心頭。


「這位客官真有眼光,這可是我們國的特產,那花式啊是皇帝在幼年時跟繡娘推薦,才會有現在的手帕花式呢!」然而在聽到老闆的說詞,海不禁有點汗顏。這都是什麼銷售詞啦喂!


「您剛剛說這是海……皇帝幼年時推薦的?」
「是啊,繡娘見這款式精緻又好看,便同意了皇帝的推薦。之後因為它高雅又不失精緻,所以逐漸變成我們特別推薦的商品呢!」
「那老闆給我一條,然後麻煩再幫我繡上一個這個樣式。您幾日可成,我便幾日來拿。」
「這個啊?不久,一個時辰就可以了。」
青年與老闆的對話聲,不大不小正好讓海足以聽清。雖然海不打算偷看,但看到要求繡那圖案時,海有些皺眉。
那是隼最喜歡的圖案,也是隼每次都會給予自己的禮物。隼會變法術海是知道的,但隼的法術與眾不同,本應在兩個時辰就消失的東西倒是一個個完好如初。海也不是沒問過隼為什麼不會消失,但隼只有說了一句。


『只要海不希望他消失,那就永遠不會在海面前消失喔?』


而那些東西海都一樣一樣的保存下來,哪怕只是一顆小小的星星海都一樣珍惜。因為那都是隼贈與給自己的珍貴物品。


「這個人,說不定知道隼在哪裡?……」


06


離開了攤位,隼拿著手帕,心情顯得有些愉悅。這款式是海的禮物、而這圖案是自己最為喜歡的樣式。如果能夠將這手帕交給海作為回禮的話,海大概會嚇一跳呢?


「等等,這位先生請留步好嗎?」後方傳來一陣熟悉的聲音,讓隼起了玩心。


「請問有什麼事嗎?」隼用變了聲調的聲音,正經的問著眼前氣喘吁吁的海。


「不好意思,想請問您是否可以借我看一下您剛才給攤位老闆的圖片?」緩過呼吸後,海問著眼前的青年。


「嗯,沒問題喔?」隼依然笑臉盈盈的回答海,雖然變了聲音,但語氣跟習慣卻不打算改變。


「……謝 謝。」聽著青年的語氣,海一臉疑惑。為什麼這語氣這麼熟悉?而且這圖,果然是隼喜歡的蝴蝶與冰晶。
「那個,你剛剛請老闆繡的圖案是這兩個嗎?」
「不是喔,只有這個呢!」指著冰晶,隼倒是理直氣壯地說著。


「原來如此,不好意思啊,因為這圖案跟以前的幼馴染所繪製的圖案一模一樣,想說你是不是認識那人於是便追了上來。還讓你幫我解惑,抱歉啊。」海覺得他有點尷尬,這人笑臉盈盈的模樣,說話的語氣都跟隼一樣。可他卻不是隼,而是其他人。都不知道怎麼圓場了啊!


「你,在找他嗎?」隼看著海,恢復成原本的表情問道。


「嗯,一直。自從他突然消失後,就一直在尋找他的身影,為了能夠有更多消息,所以繼承了皇……父親的家業。」海頓了一下,認真的說著。青年的表情有些哀傷,為了避免麻煩還是別說自己的身份比較好。


「有沒有人說過你很羅曼蒂克呢?」
「有,不是別人正好是他。」


隼看著海的神情,思考了下便拉著海的手奔跑了起來。


「等等!?你幹嘛突然?」突然被拉著跑,海有點反應不及,這人到底是?


「沒什麼喔,不過如果你陪我一起去玩,說不定我可以跟你說他在哪裡呢?」隼回頭看著海,那場景讓海覺得似乎有些熟悉。


07


「隼,你看!這是我新發現的,外表長的很特別的花喔!」稚嫩的嗓音卻不失那人的溫柔,自從自己醒來之後,海便帶著自己一同玩耍。當時只是因為一時好奇人類的生活才會變成孩童的模樣,卻不小心被妖怪誤傷害得自己暈倒在樹下。雖然是這麼說,不過隼倒覺得這樣平凡的生活似乎也挺不錯的?比起在妖裡打打殺殺還要來得更有趣一些,看著人類為了生活而創造的東西或者人類的無知而發生的事情都讓隼覺得十分有趣。不過更讓隼感到興趣的果然還是……


「嗯我記得……這是杜鵑喔!」 隼看著杜鵑,覺得海有點可愛。大概是生活久了,看著海一臉驚訝隼倒是覺得很有趣。


「好厲害!!!那這個呢?」
「那個的話,是紫羅蘭喔!」


兩道稚嫩的聲音,在花叢中顯得格外悅耳……


「所以說,為什麼突然拉著我跑起來還跑來這裡啊?」海在隼停下後,有點無奈的看著對方問著。
「而且我還不知道怎麼稱呼你啊!」


「*旬,叫我旬就好。」看著海,隼說出了另外一個名字。這是他成妖前的唯一記得的名字,也是他的禁忌,但因為是海,所以沒關係。


「旬……嗎?我是海,文月海!你叫我海就好,不用敬語也沒關係。」露出了好看的笑容,海這麼對隼說著。


「那海,陪我一起去看看祭典好嗎?聽那個老闆說今天晚上有祭典,我沒參加過所以很好奇。」隼立刻提出了自己的願望,聽那個老闆說,似乎很有趣!


「好是好,不過參加祭典少不了浴衣呢?要不我陪你去挑一件?」海有點意外,祭典這種活動很少有人沒參加過啊?難不成是睦月國的人?


「好!」


兩人便一邊走著一邊聊著對方的趣事,或許是習慣又或許是因為習慣,兩人的手默默地握著對方的手。


08


街上盡是人們歡樂的笑聲,不遠處的那邊也傳來太鼓的音樂,讓祭典顯得熱鬧許多。


海看著吃著糖蘋果的隼,有點懷念以前跟隼的時光。雖然他外表不像隼,但語氣、習慣甚至是個性還有喜好都跟隼一模一樣。雖然有點奇怪,但這人跟自己說的承諾感覺是跟隼有關,也就任由對方向自己說想要什麼了。


隼看著海,雖然海沒有說出口。不過大概也已經猜出自己要說的事情跟自己有關呢。嘛,都提示的這麼明顯了再猜不到那自己可真的要生氣了。


「謝謝海,我今天很開心喔!還吃了很多沒有嘗過的美食,像是這個!我很喜歡!」


「那沒甚麼,這叫冰淇淋。你如果喜歡下次再陪你去吃?」海看著對方吃著冰淇淋的表情,真的好像……


「好阿,不過在那之前想先給今天陪我玩耍的海一點禮物。轉過去?」
「啊?喔,好。」固然有些疑惑,海還是轉身了。


「等我說好,再轉回來吧?」隼露出一個好看的笑容,偷偷的離開海的身邊。


等了有些時間的海,卻未曾聽到旬的那聲好。海覺得有些詭異,想轉身查看卻聽到那個熟悉的聲音……


「海是個壞孩子喔,明明說過要說好才能轉身的不是嗎?」笑盈盈的語氣,跟輕靈的嗓音……是隼!!!


「隼!?」轉過身後,海看到的是熟悉的人影熟悉的臉龐。


「海真是壞孩子呢!壞孩子本來是該懲罰的,不過魔王大人今天特別開心,就原諒海了喔?」果然還是這樣比較好!


「隼……你真是……」海奔跑向前,久違的再會讓海有些哽咽。
「你知道我很想你嗎?」像是不讓對方再離開一般的將人抱緊,海忍不住說出那句思念。


「魔王大人知道喔,不過魔王大人需要時間去處理事情,只好離開了海。不過現在我回來了喔!海可以放心了。」隼繼續在海的懷裡說著話,離開了對方自己何嘗不孤單?


「那答應我,別再離開了?」海看著稍微比自己矮了一些的人,認真的問著。已經……不會離開了對吧?


「當然。」


09


文夏國的百姓都在忙碌著,忙什麼呢?忙著皇帝的婚禮啊!有人說那人有著一頭白色的髮絲跟翠綠色的眸,還有人說那是皇帝幼年時期的玩伴,也有人說那人曾與皇帝一同逛著祭典。不過不管怎樣,皇帝能夠幸福的結婚才是最重要的。


End








怎麼可能!?


當然有番外,這沒有番外我會對不起自己!


番外篇


:「所以說,當時的旬是你!?」
:「當然是我,魔王大人都明示了海為什麼沒發現?」
:「不是,我當時是猜想會不會是雙胞胎什麼的……」
:「魔王大人沒有雙胞胎喔?」
:「是是,我的魔王大人最特別了,所以可以停下你的動作了嗎?別鬧,春都說你身子弱了。」
:「可是這裡不也精神起來了嗎?」


想當然,他們一夜未眠。
不過沒關係,他們還有很多個夜可以一同度過。


End


*備註:旬與隼日文同音,因為懶得想直接上諧音!


謝謝世界我的腦洞有點可怕(遠目


總之我寫的很開心!反正我就喜歡他們這樣甜甜地過著每一天!


那麼
第二個點文怎麼寫才好呢?~~~

海隼 心之所向,便有你在 上

我跟你们说啊墨绫太太是世界的珍宝我吹爆她啊啊啊!!!!!!

墨綾:

拖很久的點文
想了很多梗都會撞梗,導致整個延宕
這梗有點狗血,望喜
宮廷劇看得多有點腔調別怪我
古風Paro
私設兩人幼馴染,雖然不明顯
皇帝海&雪妖王隼


正文開始!


00


在文夏國,百姓安居樂業,皇帝治國有方,國情步步高升。文夏國的皇子也自然繼承了皇帝的好脾氣,雖然才5歲,但皇子對百姓一點也沒有皇子的高傲,反而成天向百姓們那跑去,一會忙著搬運木材,一會一同插秧。讓百姓實在是對這皇子感到安慰,這樣的皇子將來繼承了皇位,一定也是好皇帝。


然而有一天,皇子在一次的意外下看到了一個躺在一層綢緞上的孩子,那人的髮白如雪花,皮膚看起來也是吹彈可破,長相甚至是好看的像幅畫,閉眸的表情似乎是沉睡的樣子,皇子的個性一直都是溫柔又見不得人躺在荒郊野外,於是皇子便將那人帶回宮中照料一番,而那孩子也在恢復後伴著皇子度過了好幾年的時光。有一天那孩子突然間消失的無影無蹤,皇子找了許久卻苦無辦法,那時,正值霜月之際。


就這樣,皇子成長為一位好男子,不算文武雙全但也十足為一位明君。人們都說當時的好少年現在變成了皇帝也沒多大改變,一樣為了百姓奔波勞碌,擔心所有人是否吃得飽穿得暖,比上任皇帝還要愛著大家。能夠成為文夏國的人民,實屬自己的福氣。


「殿下您這是要去哪啊???」
「岳,就說我去看看百姓,別跟著我了好嗎?自幼你就跟著我,還不懂我的個性嗎?」文月海真的很頭痛,早前就跟岳說過自己要去看看百姓的狀況,怎麼還是跟著了啊!?
「殿下,您今天是第三次探訪了。就算百姓再怎樣也不需要您這樣多次探訪呀!能否幫幫臣,不去好嗎?」試圖說服,大概是因為看著殿下不曾因為這類事情發脾氣所給岳的膽子吧?嗯,一定是。
「我說,岳。你陪我多久了你說說看?」
「殿下,有13年了。」
「那你怎麼會不知道我探訪百姓是為了誰呢?」文月海敲了岳一個暴栗,敢情這人是忘了自己幼年是吧,嗯?


「痛,殿下!殿下早說嘛,您這目的早些跟臣說,臣自然就讓您一個人去了啊!」
「這件事我不曾跟你以外的人說過,下次看到我下午出去就別跟著我了,那人總喜歡睡到自然醒,出現的時間大概也是中午過後。好了,幫我整理一下公文,我回來看看,記得老樣子,全部都要稟報。」海遞給對方一個玉佩後便奔跑著離開文夏城。玉佩是皇帝授權給臣子的一個權利,專門授權臣子幫忙批閱公文,有些人會為了利益而爭奪權利,不過在海繼位後,這人選便不曾更改過,都是岳在處理,雖然如此海依然會二次翻閱以便確認無誤。這是他跟岳常年的默契。


「你到底去哪裡了,隼……」 一樣的森林,一樣的人,然而那人身邊少了誰。海站在森林的某處,有些氣餒的一股腦坐下。他在這幾年之間從未放棄尋找隼,那個讓自己足夠牽掛的人。明明以前是如此親密,但一夜之間隼像是消失了一般,怎樣都找不到人。


『你在尋找我嗎,海?』突然間,像空氣般的聲音從遠方傳來,嚇得海連忙起身。一直都記得隼的一切,像是那聲音那外貌,甚至是那令自己喜愛的感覺……


「隼?!是你嗎?!!!你在哪裡,隼!我知道你不喜歡走路,你告訴我你在哪裡!我去找你可好?」海放聲大喊,是隼的聲音,一定是!


『不行喔,海。魔王大人現在沒辦法出現在你面前呢……』那聲音飄渺的讓海恐慌,那個自稱詞,真的是隼……


「為什麼,為什麼不讓我看到你?告訴我啊,隼!為什麼?」海不放棄,拼命的四處尋找,唯一的線索就在眼前,他不想放棄!


「因為這狼狽的模樣,唯獨不想讓你看到啊,海……」


01


文夏國民間,流傳著一個傳說。那是跟森林有關的傳說…… 傳說,森林有著大大小小的妖與精,妖殘暴而血腥,常年盜殺接近森林的人類,精嫵媚而誘惑,雖然有時會誘拐但不至於傷害人……


隼在不遠處,依靠在樹邊看著那個還在尋找自己的海。隼的身上沒有一處完好,傷痕纍纍又鮮血淋漓。身為雪妖,理應是傷害居民的存在,然而隼看著幼年的海,對他產生了興趣,甚至陪著海一同長大。第一次看到人類對自己這麼好的隼,未曾想過要去傷害海。然而隼是妖,是雪妖,在陪同的期間他每天都在觀察妖界的舉動。有一天,隼意外發現妖界發生了大動盪。為了保護文夏國,隼離開了。


為了護全文夏國,隼拼命的在殘殺那些想攻擊城池的妖們,即使要與所有妖為敵……


「雪妖啊雪妖,你這是何苦呢?為了那個人類,就算要跟這裡的眾妖為敵也要護著那些人類嗎?」一介妖怪在給隼添上一條傷勢後,嘲笑的看著他。


「你覺得呢?與其在這裡說我還是看看你身邊的同伴吧?」隼抹去臉上的血跡,露出嗜血的微笑。


「好歹我也是……雪妖之王,白色的魔王大人喔?」一個轉身,隼身後是一片的妖身,殘缺不全的妖們。


「小看魔王大人,可是會倒楣的。」響指之後,是潔白的一片土地。文夏國的土地,容不下任何會傷害海的存在,就算是自己也一樣……


回到住所的隼,雖然疲倦但依然將血跡處理完才休息。長期一人的他,早就習慣如何處理這類事務,雖然有些疼,但為了保護海隼還是忍住了。即使海永遠不介意他滿身傷痕,但還是不想那個那個好看的眉皺起,大概是因為愛吧,隼心想。


「怎麼又傷痕纍纍了,隼?」雖然是突然的一道聲音,隼聽著卻毫無反應。反而轉身背對著那人,不應該說妖。


「沒事,就是舊傷罷了。」像是無關自己一樣的反應,讓那妖搖搖頭。


「既然都說舊傷,那怎麼連衣服都成這種模樣?這理由太假了喔隼?」碧髮的男子拿起藥罐,便是直接往傷口戳去。


「痛!春,很痛啊!」隼淚眼汪汪地轉身看著對方,只見對方笑盈盈的看著自己,就知道被整了。


「難怪會被說作死之春,始鐵爪的剛好!」一臉委屈的隼,有些氣憤。


「連你都說我作死,我是不是真的這樣啊?」被叫作春的男子看著藥膏有點難過,連隼都說自己作死,這太讓妖難過了吧!!!


02


在一陣隼嚷嚷著疼,春好聲好氣的哄著對方擦藥的騷動後,兩個妖倒是恢復原來的互動。


「所以說,為什麼不直接說呢?直接跟海說不就沒事了嗎?」春一臉無奈,隼的狀況已經不容許再次重傷。這是葵給予自己藥膏時的警告,葵雖然是精怪,但是個跟春很友好的精怪。當初在隼與那些妖打架之時,春跟葵正好經過那裏,也在那之後知道隼與海之間的事。


「不行!還不行,現在不是時候!」


「所以你就這麼的放任自己身處險境嗎?!隼你給我聽著,你現在已經容不得你這樣亂來了!就算你是千年修為的雪妖之王,那修行也早在你放出力量封殺妖怪時損失大半了!是葵跟夜硬生生把你救回來的,你到底有沒有認知到這點啊?」春難得起了脾氣,就是無法看著隼這樣亂來才會生氣,畢竟是隼幫了自己守護了睦月國,沒理由自己可以讓對方出事。


「可妖攻打文夏國也是當前狀況啊,我可以保睦月國自然也可以護文夏國!」聽到葵跟夜的名字,隼的底氣瞬間減少大半。


「然後你就要拖著殘破不堪的身子見海嗎?沒門!」
「至少等到妖都安穩了吧,這是最後底線!」隼見春不退讓,只好用最後底牌跟春交涉。


「這事我會跟其他妖與精怪會處理,而你,雪妖之王,請在這裡好好休養。下次再這樣,我真的會生氣!不僅是作為妖,而是你的養弟。知道嗎?哥哥。」聽見難得的稱呼,隼知道春是真的關心自己,也只好點頭表示同意。
--------------------------------------------


這是怎麼回事,一個點文我竟然搞成長篇!?
還分上下我真的很驚恐
宮廷劇看太多整個狗血到好可怕
@Poplar—月歌是命 好像沒有寫到委屈的部分真的很對不起QAQQQQQ
等我下篇,我一定給你HE!

【弥生春中心/all春】讴颂永恒的黄莺

†弥生春中心 / all春
†角色死亡预警 慎入
†是 @媳妇儿是272 的点文—— !拖了这么久非常抱歉嘤嘤嘤!!!
  
  
  ————
  
  
     
   弥生春按下正在发出铃铃叫声的闹钟,睁开有些肿胀的双眼,从温暖的被窝里钻了出来。
  
  6:00
  
  时间还很早,大家估计还没起床,他还是先去准备早餐吧。
  
  已经有些冬意的清晨颇为寒冷。
  
  窗帘遮不住的暖阳,在地上映出浅浅的光晕,桌上放着已经枯萎了的丁香,春看着淡紫色的小花,突然陷入了沉思。
  
  片刻后春便拿起放在椅背上的外套,走出了房门。
  
  惊讶的是,葵已经在客厅了。
  
  他少见的没有在厨房忙活,只是坐在沙发上看堆在桌子上的摊开好的料理书,看见春出来了笑着问了声好。
  
  “春桑早,要喝什么吗?”
  
  “葵早安,茶就好,我自己去倒吧。”
  
  春笑笑,拿过自己的杯子冲泡茶水,心里思索着这会新也应该醒了吧,抬头往通往宿舍的门望去。
  
   新揉着自己那乱成一团的头发穿着件明显就不是他自己的湛蓝色短袖打着哈欠走来,丝毫没有生气地打了招呼坐在了葵的身侧准备在沙发上继续睡一觉。
  
  “春桑,葵……早啊。”
  
  “早上好啊新。”
  
  “早上好新……等等你这件衣服是我的吧新。”
  
  春听着两人的对话笑笑,从冰箱拿了一瓶草莓牛奶放在桌上,顺便打开了电视,对两人知会了一声要去叫始起床。
  
   “春君,可以过来一下吗?”
  
  “是月城先生啊。”
  
  “月城先生早…”
  
  “月城先生早安,有什么事吗?”  
  
  对于突然出现的月城奏,春只是笑着询问,看见月城奏有些担心的神色还有眼角下的黑眼圈,春皱眉问道。
  
  “月城先生?是不是有什么事?”
  
  月城奏看着他的目光有些犹疑,最后还是让他从月之寮内出来商谈。
  
  房间内只有电视播放的声音,无聊的搞笑综艺嘻嘻哈哈仿佛没完没了,让人心烦意燥。
  
  新和葵两人并排坐着看向春和月城奏也没有知声。
  
  “不了,那些东西先放桌上吧,我要去叫始还有其他孩子们起床了。”
  
  “春!”
  
  月城奏少有的直接叫了他的名字,一向温和的声线带上了不易让人察觉的恼怒,压低了声线试图喝止住春的动作。
  
  “……抱歉,月城先生,出去说吧,葵和新还在呢。”
  
  春看了眼沙发上笑着表示没关系的葵,以及貌似因为太困了已经睡着了的新。
  
  
  
  ——
  
  
  
  “葵,新,早。…春呢?”
  
  始从走廊出来,四下看看没有捕捉到把目光落在了新和葵的身上 。
  
  “始桑早。春桑和月城先生在门外谈论事情。”
  
  始锁紧眉头,正巧春从门口走了出来看见了始在沉寂无神的眼中顿时增添了一层高光 。
  
  
  “抱歉啊始,月城先生要我去医院一趟。”
  
  “是生病了吗?”
  “春桑哪里不舒服吗?”
  “啊…要好好休息啊春桑。”
  
  
  面对三人的关怀,春说不开心绝对是假的,在收拾了一些必需品后春便和月城奏一起离开。
  
  
  
  
  
  
  ——
  
  
 
  
  
  
  弥生春醒来后,见到的世界是苍白的。
  
  耳边聒噪,全是队友们喊着醒了醒了的声音,睦月始走到床头不吱声,孩子们堆在他的床前问他感觉怎么样。
  
  
  悠悠转醒的大脑终于是跟上了身体的步伐,环视一周看着这些孩子担心的模样笑笑表示自己并无大碍 。
  
  
  “春桑没有事就太好了!”
  
  驱这么说着,瘫在了春的病床上,试图用自己那张娃娃脸撒娇卖萌让春给他一个摸头杀。
  
  “喂喂,驱不要抢占先机啊!这个位置明明是我的!”
  
  在驱趴在病床上的那一刻,恋猛然跳起来,指控着驱的行为的同时也从另一侧瘫在了床铺上。
  
  并没有多大的病床上显得更加拥挤,春失笑,抬手揉了揉两人手感触感都很棒的脑袋。
  
  
  不知何种原因,春居然病倒了,本应该只是和月城奏去做检查,但是在医院就这么昏厥过去。
  
  
  葵和新也少有地凑了过来小声询问春的感觉如何,只有始一人站在一旁未说一句话。
  
   “怎么了始?”
  
  始脸色阴沉,其他四人都发觉队长的不对劲,转过头盯着他。
  
  
 
  
  ——
  
  
  
  
  
  送走了孩子们,两人终于有了独处的机会。
  
  春对始这样的动作有些不解,已经入夜,房间内并没有开灯,只有巨大的落地窗外折射进房间的繁星点点。
  
  床头摆放着一朵盛开的丁香花。
  
  
  “春。”
  
  
  始喊了声他的名字,在床沿坐下。
  
  
  “怎么了始?”
  
  春这般故作轻松的语调让始更有一层愧疚感,他握紧拳,还是颤着声开口了。
  
  
  “别骗自己了,春。”
  
  
  
  
 ——
  
  
  
  
  
  别骗自己了 。
  
  
  春张了张口,破碎的话语无法组成词句,他明白他在说什么,两人几年下来都变了不少,唯一永恒的更是那份炙热的单纯的爱恋。
  
  
  

  “看着我,春。”
  
  
  
  始抬手抚摸上春的面颊,让他的额与自己额相碰,那双犹如翡翠熠熠闪耀的双眸只能映照着属于他的堇色瞳。
  
  
  
  “醒过来吧。”
  
  
  “别再折磨自己了。”
  
  
  春犹豫着攀上始冰凉到没有体温的手,逐渐醉倒在那双犹如纯酿美酒的紫眸里,他的话语从耳鼓传进大脑。
  
  
  春无法抑制自身的颤抖,一切化为水珠将眼眶染红。
  
  
  
  “醒来吧。”
  
  
  始重复道,连他自己都发现,一向沉稳的自己竟然也开始害怕,也开始颤抖。
  
 
  他们两人都明白,一旦醒来,就是天人两隔。
  
  
  但又有何法?
  
  
  始不愿意看到春的黑眼圈一层一层加深,精神开始逐渐颓废,那双富有神采的眼中的高光渐渐消失。
  
  
  所以…
  
  
  醒来吧。
  
  
  
  ——
  
  
  
  
  “春前辈!”
  “春前辈!”
  “春前辈!”
  “春前辈!”
  
  
  四声齐齐的Haru sang ,的的确确把春给吓到了,他们几人围在病床前,笑嘻嘻地看着他。
  
  
  “春桑,对我们大家很温柔,就算不小心打坏了春桑的盆栽春桑也不会生气!”
  
  驱先发制人,一张嘴开开合合让春顿时懵了,春刚想开口问一句这是怎么了,一边的恋也发言了。
  
  “而且春桑会在我们工作晚了以后泡好热可可或者拿好酸奶可乐开着灯等我们回家来!”
  
  “啊…春桑出门也会给我的草莓牛奶增加存货,还有还有…唔……在我们泄气的时候会给我们打气让大家振作起来,很了不起啊。”
  
  “春桑真的很温柔啊,是我学不来的呢,心胸宽广而且又很细心,比如说我想着要做什么甜点春桑居然已经帮我买好了食材呢。”
  
  
  对于孩子们突如其来的夸赞,就连是脸皮厚到可以当地毯踩的春都有些不好意思。
  
  
  “所以啊,我们大家没有春桑是不行的!”
  “嗯嗯!”
  “但是为了春桑…”
  “只能和春桑说再见了啊。”
  
  
  
   和始相同心境的四位孩子说出了这样的话,着实让春一惊。
  
  
  “你们也……”
  
  
  这个世界上的一切曾经破碎崩塌,但是春内心的空缺开始填补,那一切曾经的,过往的,空洞的一切。
  
  
  
  
   “很快就会见面了,你们要等等我。”
  
  
  
  春笑的憔悴。
  
  
  
  长叹一口气后躺在了病床上。
  
  
  
  
  病房里只剩下吊瓶的液体滴滴答答。
  
  
  
  以及最后归为一条线的心率仪发出的警报声。
  
 
  
  
  
  
  
  “我回来了。”
  
  
  
  
  
  —
  
  
  
  
  
  
  “春也…… ”
  
  
  黑月大和月城奏站在一起,黑月大惋惜的皱着眉,深深的叹了口气。
  
  
  月城奏握着雨伞柄的手颤抖,哭声逐渐传来,雨伞应声而落。
  
  黑月大一把揽过月城奏已经稳不住的身躯,让他能在这个冰冷充满湿气的地方获得一些温暖。
  
  
  水滴落下,响起清脆的声音。
  
  
  
  
  End.